137-9838-6187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7-9838-6187
微信:137-9838-6187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东纵大道光辉大厦

东莞侦探事务所

东莞婚外情调查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4-22 20:02
东莞婚外情调查看着手中回程的车票,我真后悔!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!我当初就不该去城里打工,更不该答应阿兰的请求。也许,从那时候开始,一切都是错的。也许,一切本来就该是错的。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。该来的终究会来我家穷,辍学早,结婚也早,生有一男,老公跟我一起在家务农。为了他和这个家,无论多辛苦,我都愿意。可是阿兰一直反对我们在一起。阿兰是我家的邻居,大我三岁,是我的发小兼死党闺蜜。

我当然明白,她是为我好,因为我老公家太穷了,我家也太穷了,而两个穷逼在一起,注定要过穷日子。阿兰说我应该找个好人家,不要像她一样苦日子。
可是我并不认同,我和老公的日子虽过得不算富裕,可我心甜。老公虽然文化低,但是高大帅气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为了老公和这个家,吃再多苦,我也愿意。为了补贴家用,我到淮安市区做家政。7月的一个晚上,耳中忽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。我打开门,见到阿兰红着双眼,可怜兮兮得站在门外,忙问她出什么事了?她猛地抱住我,哽咽着:“阿凤... ...”话没说完,就又哭得说不出话了我推开她,凑近她仔细瞧,发现她的左脸上有几个清晰的手指印,瞬间猜到了什么,禁不住又惊又怒,嘴里骂:“这个畜生... ...”我不明白阿兰的老公为什么会打她,据我了解,她和我一样,应该是嫁给了爱情才对啊,她的老公虽然不富裕,但同样是她喜欢的类型。见她哭成泪人,我不便追问,劝她别哭,送她进浴室洗澡,拿我的衣服给她换上,又给她煮了一碗面,忙完已经是11点了。我倆躺在床上,就像小时候那样躺在一起一样。
我闻到了她的发香。“真好。像是没过门的女娃一样。”我看了看自己产后山包一样浮起的小腹,又看了看她平滑嫩酥的小腹,有些羡慕。谁料她又背过身去嘤嘤地哭起来。我忙拢住她的肩安慰她,这才问她老公为什么动手打她。她止住哭,却又支支吾吾说不清楚,最后憋出一句:“她骂我是个不下蛋的鸡。”我的心咯噔响了一声,是啊,阿兰结婚已经六年了,到现在还没生孩子。阿兰曾经告诉我,是她男人先天不生育。夫妻两人为了这件事一直找医生,大到省城不孕不育专家门诊,小到民间广为流传的祖传秘方,试过很多次,钱花了,可还是没怀上。可是他男人家一定要娃,生不出娃,男人就闹心,喝醉了以后吵架,吵着吵着就动手了。清官难断家务事,即便两个人的关系再亲密,我能做的也只能安慰她。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。睡到大半夜,便被推醒了,睁开眼,是阿兰。她两眼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。“阿凤,我有件事求你。”阿兰还是盯着我,一字一句得说。
这些年来,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好,彼此有求必应。有时,一方有难,即便不说,另外一方也会帮忙。她这么郑重其事地求我,还是第一次。应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不然她不会这样郑重其事。我的预感向来很准,等她说完之后,我果然有一种想抽她耳光的冲动,可抬起来的右手最终还是没落下去。阿兰看着我,眸子里有泪,泪光中满是无奈和期盼。我没有回答她。难怪,换做对别人,她肯定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。说起来,有些难以启齿。家乡穷,并不是每户家庭都能担负得起试管婴儿的费用,因此一直流传着一种陋习,便是一对夫妻,当男方无法生育时,便会找另外的男子与其妻子媾和,进而怀孕生育,乡里称之为:“借种”。乡亲们平日里思想比城里人保守得多,可一碰到传宗接代的坎,便会变得非常开放。这一点,让我当真觉得家乡的人很矛盾。
东莞婚外情调查我清楚阿兰的为人,她和我一样看重名节,她不是那种下三滥的人,她绝对不会随意向人提出借种的要求,如果不是我们两个情同姐妹,她绝对不会跟我讲... ...可是... ...这让我怎么答应她。谁会愿意让自己心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媾和呢。阿兰第二天便回家了,早上在我租住的公寓房楼下吃早餐的时候,阿兰告诉我,这个主意是他老公出的。我用筷子搅拌着碗里的牛腩粉,眼前的油花伴着粉条聚了又散,散了又聚,我一句话也没说。大概是一周以后,阿兰再次出现在我的门前。我还没说话,她便双腿一曲,跪在了我面前。我连忙将她抱起来。这一次,她的脸上虽然没有伤痕,但是两眼肿的比之前那次还厉害。她说回家以后,她老公虽然没有打她,但是却让她更难受——无论是下地干活,还是在家,他没跟她说过一句话,他像对待农闲时道旁的野草一样,对她熟视无
阿兰越想越伤心,整日以泪洗面,最后熬不住,便只得回来求我。
我刚要说话,便看到她身后走出来一个老人。还能是谁,自然是阿兰她娘。“凤丫头啊,我们是真的没辙了!你就可怜我们娘儿两吧啊,阿姨求求你了... ...不然我可没法活了... ...”阿兰她娘带着哭腔,迈向前来,竟然要跪在我面前。我娘走得早,爹除了下地就是去帮工,没空照顾我,从小我就在阿兰家吃喝睡觉,她娘把我当亲闺女一样待,我怎么能让婶子跪?!我赶紧上前将她搀起来,东莞婚外情调查好说歹说把她劝进屋,止住了哭声。看着阿兰和阿兰娘双双满脸哀求,我想劝阿兰离婚,想对她娘说,要这样的女婿有何用?可我还是没说出口。
阿兰爱她老公,她不愿意,她的家人也不允许。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,无论何年何月,我们家乡的人,只要有一丝可能,就不会选择离婚。阿兰母女走后,我整整两天两夜没合眼,拿起手机又放下。如此反复,第二天凌晨4点左右,我最终还是拨通了老公的电话。总不可能第一句就提起这件事,可是该怎么说出口呢?之前想了很久的垫嘴话,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忽然堵在嘴边了,我只能结结巴巴得先问他,这两天地里的花生收成怎么样,今年有没有比去年多一点?老公在电话那头笑着说,不是问过了吗?今年雨水比去年充沛,花生长得颗粒也大点,一亩地收成多了几十斤。我又问,那... ...有没有给那几颗橘子树打药?老公似乎有些诧异得“啊”了一声,又说,上个礼拜五... ...大前天不是刚打的啊?我又问他有没有联系好榨花生油的红鼻阿六?老公在电话那头笑道:“阿凤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”“我... ...”我支支吾吾了十几秒,终于小声说了出来,“老公,你... ...能不能... ...和阿兰生个孩子?”出乎意料,
老公在电话那头竟然沉默了,大概过了一分钟,老公开口了,语气有些羞涩:“阿凤,你是认真的吗?”
我早该猜到,阿兰在之前已经跟我老公说过这件事。其实她完全可以绕过我,只和我老公谈。毕竟,只要我老公愿意,他们两人完全可以私下媾和。她不用给我老公其他好处,因为她的身子就是最好的报答,而她来找我,无非是她看重与我的情分。事实明显,我老公不是那种人,他对我足够忠诚,即便他和阿兰真的媾和了,也是在得到我授意的前提下。这,应该不算是背叛。那天我在和老公在电话里说了很久,挂了电话,我又跟阿兰说了很久,阿兰在电话里一直哭,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惭愧或者开心,她一直跟我说对不起。我没有办法回答她的这个问题,我不能说有关系或者没有关系。我只是把该说的都说了。周末的时候,我向雇主请假,说是回家务农。到了县城汽车站时,老公已经坐在不远处的凉亭下等我了。老公冲我笑了笑,有些尴尬。他还是那副背心、短裤和拖鞋的打扮,和他在乡下干农活时没有什么
区别
也许,他是真把这件事当成耕地、插秧一样的农活了。由于常年下地顶着日头干活,老公的肤色有些黑,不过他很健壮,特别是上半身,肌肉线条很凸显,以前每次看到他赤裸上半身,让我总有种安全感,可是那一刻,我很烦闷。“你很早就来了吗?”我盯着他的眼睛。“怕让你等。”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两双脚,搓了搓手,“很快就弄完了。”不一会儿,阿兰也到了。她穿了一件很漂亮的连衣裙,看起来就像是个在城里上班的大姑娘一样。我们绕过火车站旁的市场,一直往北走。那里有很多小旅馆,里面总有人热情向我们招手,问我们要不要住店,阿兰不理会,只顾向前走,十几分钟后,来到一家名为“笙情旅馆”的门前。“大妹子,你来啦。”一个胖女人从脏兮兮的门后迎过来,笑嘻嘻得说,“我跟你说,俺们这嘎达可神咧!来这儿的都能生个带把儿的!”随后又好奇得看着我。阿兰笑了笑,没多说话,在前台领了两串钥匙,带着我们上了二楼。二楼窗子上乱糟糟涂了红油漆,阳光从油漆缝里钻进来,落在老公肩上,阳光里有无数细小的尘跳啊跳,跳进我的肺,挺沉的。
阿兰打开门,直直走了进去。她站在床前,看着床头柜上镜子中的自己,不说话。老公跟进去,一屁股坐在床上,掏出旱烟锅子,擦亮火柴,刚要点烟,看了看门旁的我,又看了看阿兰,叹了口气,将火柴熄了。东莞婚外情调查我对男人吸烟向来没有意见,不过我知道,阿兰不喜欢烟味。还有,就算过了我这一关,我老公会愿意吗?

二维码
电话:137-9838-6187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东纵大道光辉大厦
Copyright © 2002-2023 版权 本站所有内容由企业自行提供,信息内容的准确性,真实性,合法性由企业负责。本站对此 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,也不承担您因此而发生或交易所导致的任何损害。
网站地图 东莞侦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