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7-9838-6187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7-9838-6187
微信:137-9838-6187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东纵大道光辉大厦

东莞外遇取证

东莞市私家侦探|偷情男女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12-22 19:38
东莞市私家侦探|偷情男女

孟瑶不知道结婚对她的意义是什么。一个月见不到男人几回,总有出不完的差,可也没见他拿回来几个钱,有他没他对她来说其实没差。

 

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收获,起码儿子还是有了他的协助才有的。

 

孟瑶原本以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当一个好妈妈,至于“女人”的那部分,就被她挖个坑埋了起来,不见天日。

 

可谁能想到呢,有一天竟然也会有一个男人,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铲子,执着又热烈地把她埋藏的那部分挖了出来,让她重新找回了做女人的快乐。

 

 

 

那个人就是伍峰,一个拥有大鼻头的高个男人。

 

以前孟瑶听人讲黄色笑话时说过,男人鼻头大,那种需求也大。

 

她以前不信,可跟伍峰勾搭上之后,她信了。

 

 

 

他的花样怎么就那么多呢,他总是汗津津地摸着她的肩膀问女王大人满不满意。意思是如果她说不,他还有花招。

 

孟瑶赶紧把被子一卷,头摇得像拨浪鼓。

 

他就哈哈大笑,说她真可爱。

 

她的脸就红了,心也怦怦跳得厉害。她一个快四十的女人,夸她成熟有风情都不稀奇,但是可爱啊,这让她仿佛回到了少女时期,自己还没有被残酷的世事摧残,依旧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。

 

 

2

 

那天是孟瑶的生日,伍峰没约她。她有些失落,因为她的生日特别好记,她不信他不知道。

 

可当隔天他约她时,她还是忍不住去赴约了。一见面,他就送了一束玫瑰花还有一串亮瞎眼的项链。

 

孟瑶有些懵,他说迟来的生日礼物。

 

孟瑶感受着脖颈上那冰沁的凉意,心里渐渐泛着丝丝甜意,她故意问他为啥迟了一天,当天送不更有诚意么。

 

伍峰含蓄地说:“这个日子你不太方便吧?”

 

 

 

孟瑶瞬间就明白了,她自嘲地一笑:“他啊,根本不记得这事,电话都没打回来一个!”

 

伍峰立刻替她抱不平:“他怎么能这样,放着老婆的生日也不重视!如果是我,肯定提前一星期就开始准备了,一定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 

这话成功地取悦了孟瑶,她轻嗅着玫瑰花,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:“那你,也给你老婆过?”

 

伍峰就一脸无可奈何地看着她:“想知道啊?你当了我老婆不就知道了?”

 

孟瑶白了他一眼,知道自己被将了一军。

 

 

 

两人虽说鬼混的时候什么狗屁不要脸的情话都说过,但默契地不提离婚这事。

 

孟瑶男人虽说跟个摆件差不多了,但一个摆了十几年的玩意儿她也早就习惯了,人到中年离个婚都是伤筋动骨的,她不愿意折腾。

 

伍峰倒是没怎么提过他老婆,不过孟瑶还是从他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他俩没啥感情了,明明两人三天两头吵架,偏偏他老婆还要像苍蝇那样恨不得连他去了哪个厕所都要闻一闻。

 

所以其实他也不会离婚,因为那肯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,他不死也脱层皮。

 

 

3

 

东莞市私家侦探两人不再提这事,吃了饭又去了酒店。

 

做完后伍峰去洗澡,孟瑶捧着手机看,待他出来时,看出来她脸色不太好,像有心事。

 

伍峰立马就过去哄佳人:“女人不要太操心了,容易老,说说在烦啥,老爷们儿帮你搞定!”

 

孟瑶白了他一眼,屁股一挪让出一个位置,伍峰从善如流地躺过去。

 

 

 

孟瑶在烦她的儿子小东,这孩子十五岁就蹭到了一米八大的个儿,身体被她养得结结实实,但别的就……

 

她一想起来就忍不住皱眉,为了提高点小东的分数,她送了多少个补习班进去,结果那小子总是惹出这样那样的事来,导致附近的补习班都不收他了。

 

这不,补习班老师又发来信息告状说小东带头逃课,还捉弄一名老师,差点伤着了人。

 

孟瑶忙不迭地道歉,那边说别的都不计较了,就一条,快点把小东弄走,他们那个小庙容不下那尊大佛了。

 

她忍不住抱怨:“他明明不笨,可就是不把学习放在心上,你说,这马上就要中考了,要是考不上个好高中可怎么办啊!”

 

 

 

听到是这事儿,伍峰反倒没有吭声了,孟瑶不满地掐了他一把,媚眼斜瞪着他:“怎么,刚刚还说要帮我解决呢!”

 

伍峰嘿了一声:“不是我不帮,而是,补习班这种事儿我真不懂啊!”

 

孟瑶不信,他儿子阿飞跟小东是同年生,就差两个月,两人在同一个学校念初三,只不过不同班罢了,阿飞可是经常拿年级前三的人,他会不知道补习班的事儿?!骗子!

 

她推开他,起床穿衣服就要走人,不帮就不帮,犯不着撒谎。

 

伍峰见她是真生气了,赶紧把人拦住了,直说道:“我真没骗你!哎,我实话跟你说了吧,外头的人以为阿飞也上过很多补习班成绩才这么好,可其实啊,他真没去过,他天生学习就好!”

 

孟瑶看见他脸上绷不住的得意,又想到自己那个不听话的儿子,气又不打一处来,还是走了。

 

 

4

 

接下来几天,孟瑶都没回伍峰的信息,终于他忍不住了,低声下气地说:“祖宗大人诶,行行好,我想你想得不行了!”

 

孟瑶的气其实早就消了,谁让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不听话呢,他能忍着不在她面前炫耀已经很给她脸面了,于是借驴下坡地见了。

 

照例床上翻滚一番后,伍峰说有个好消息告诉孟瑶:“我知道你为了小东的成绩在着急,这几天问了不少朋友,还真有这么个人,他是退休老师,带着几个亲戚朋友家的孩子,我问了问,说小东的底子还成,那老师愿意再教一个。”

 

孟瑶很惊讶:“真的啊?” 

 

“可不,人家可是好不容易腾出一个位置来的,听说他教出来的好多都上了重点高中,放心吧,小东的成绩也会提高的。你也不用担心小东会调皮,人家的招数多着呢!”

 

 

 

孟瑶见他把自己的烦心事放在心里了,心里顿时柔情四起,整个身体软软地趴在他身上:“你对我们娘俩这么好,我要怎么谢你呀?”

 

伍峰翻身把孟瑶压在身下,故意发出流氓的声音说:“就用这个来谢吧!”

 

两人又胡闹了一阵,突然他像想起了啥似的说:“说正经的,阿飞跟我说他参加了学校里组织的什么运动比赛,小东也在吧?”

 

孟瑶嗯了一声,他继续说:“那就拜托小东照看下阿飞,他啊,别的啥都好,就是小时候身体弱了些,所以运动细胞不发达,偏偏男孩子嘛,又不想自己被看轻了,所以硬着头皮上,我怕他勉强自己,小东身体好,让他在比赛的时候帮帮忙。”

 

对于小东拥有个健壮的体魄,孟瑶那是非常自豪的,于是她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

 

5

 

有了孟瑶的交待,小东果然在比赛的时候很照顾阿飞,两人也因此熟悉了起来,有时候小东遇到不懂的题,阿飞还会帮忙解答。

 

孟瑶和伍峰也没想到两孩子的关系会那么好,他们之前还担心这两一文一武会说不来,没想到少年们自有他们的交友方式。

 

看着小东上升的成绩,孟瑶对比了下往年的重点高中的分数,大差不差了,她心里也松了口气,有次状似无意地问他对阿飞有啥看法。

 

小东滔滔不绝地说他人特好,还说:“妈,他好聪明啊,解题比我快多了!”

 

再跟伍峰滚在一起时,两人自然说起孩子们。孟瑶感叹小东懂事多了,伍峰也说阿飞也变得有活力多了。

 

 

 

说多了就开始讲胡话,什么他俩现在这样,孩子们是不是算异父异母的兄弟之类的,伍峰就笑:“你是想让我无痛当爹啊?”

 

孟瑶睨着他:“怎么,嫌弃我生的?”

 

“没有,就是感觉挺新鲜的,我倒是想你是我儿子他娘。”

 

虽然知道这就是句屁话,可情话听多了,心里总免不了会痒痒那么一下,思量着自己在对方心里到底有多重要。

 

于是孟瑶就想试探一下伍峰。

 

 

 

孟瑶从阿飞那里打听到了伍峰和他老婆的结婚纪念日,他还说他妈就喜欢过这些节日,也就是说,那天伍峰会跟她一起庆祝。

 

她跟伍峰毕竟是偷情,且两人并没有离婚的打算,所以在某些事上都有默契,比如一方家里有事,另一个不会去打扰。

 

可那天孟瑶偏偏去打扰了,她撒谎说自己病了,虚弱的她想要立刻马上见到伍峰。他有些为难,孟瑶就来了劲,说你如果舍得痛死我那就让我痛死算了!说完堵气挂了电话。

 

没想到,伍峰竟然真的丢下跟他过纪念日的老婆跑来看她了,他也没有责怪她装病骗他,而是搂着她说:“我知道你是想我了。”他还说,如果孟瑶愿意离婚,他会娶她。

 

这是他们第一次严肃地谈论这个话题,孟瑶埋头在他怀里流了一会泪,还是缓缓摇了摇头。他们可以尽情谈爱,却无法直面生活的残酷。

 

 

5

 

经了上一次,孟瑶对伍峰有了一种更深层的依赖,他对她的撒娇也全盘接收,好像在他面前自己就像一个小孩似的,直到小东的中考点醒了她。

 

虽然小东的补习有成效,但考试时他发挥得不太好,距离理想的重点高中还差几分。

 

孟瑶很不甘心,这世上没有几个母亲能认命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落入平庸当中。

 

她想起伍峰有点在重点高中那里的关系,如果是以前,她还不好意思提,但现在的他俩是灵肉合一的关系,她有自信他会帮自己解决。

 

 

 

果然,伍峰跑东跑西,又是拉关系,又是出钱,还好差的分不多,有操作空间,终于把小东也弄进重点高中了。

 

孟瑶要把跑门路的钱给他,他不要,暧昧地说:“咱俩啥关系啊,提钱多生分,好好洗洗给爷肉偿吧!”

 

小东进了重高,孟瑶跟伍峰的感情也依旧火热得烫手,她从未觉得日子是那样的舒坦,她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了。

 

可人哪有自己想的那样无坚不摧,俗世凡胎怎么能斗得过老天那只翻云覆雨的手呢。那一天,孟瑶本来跟伍峰在亲热,突然两人的电话同时响了,都是学校里打来的,说是小东和阿飞惹事了。

 

身体的火热立刻退去,两人慌乱地穿戴好,因为惦记着儿子们的事,他们甚至都忘了避嫌,直接开着伍峰的车去了学校。

 

 

 

冲到办公室后,他们了解了情况,简单地说是一个同学跟两孩子有了矛盾,他们趁同学去体育室时,从背后偷袭,把人打晕进医院了。

 

东莞市私家侦探学校问是谁动的手,可小东和阿飞却不肯吭声不愿意交待,学校说如果是这样,那只好两个都处分,最严重的就是退学。

 

当即孟瑶和伍峰就急眼了,尤其伍峰,他拔高嗓门喊:“这不可能是我儿子,他从小就听话懂事,他连小动物都没伤害过一根手指头!”

 

听到这话孟瑶心里一惊,她也忙替小东解释起来,可她慌乱地发现,小东的前科太多了,他干过那么多恶作剧,只不过没有现在这桩那么严重罢了。

 

伍峰看出她的心虚,咬字咬句地对老师说道:“我儿子成绩一向优异,从来没有不良记录,希望老师们不要冤枉了这么好的一个学生!”

 

因为跑得急,孟瑶还错把他的一件针织背心穿在里面了,此时,她却觉得身上仿佛有针扎的刺痛感,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件衣服太扎人了。


二维码
电话:137-9838-6187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东纵大道光辉大厦
Copyright © 2002-2023 东莞侦探事务所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东莞侦探